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学术研讨

严歌苓小说中的民族冲突与融合话语研究

时间:2020-07-05 19:15:01  来源:本站独家发布  作者:陈学芬[1

中国女孩与墨西哥裔男孩的恋爱悲剧是因为言语不通,被别有用心的市侩破坏。短篇小说《簪花女与卖酒郎》中的中国女孩齐颂与墨西哥小伙子一见钟情,齐颂的姨妈充当翻译,硬是把两人的好事搅黄了,只为把齐颂嫁给别人,好捞一笔钱,完全不顾齐颂的感受和婚姻幸福。美好的爱情就这样被唯利是图的市侩搅黄了。
以上主要是华人女性与异族男性间的交往故事。华人男子与异族女子间的交往故事很少,即使有,也若有若无,因为种族隔阂、文化差异、经济差距等,以及华人的自卑心理。短篇小说《女房东》中的离婚的华人老柴与白人房东沃克太太的阴差阳错,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老柴的自卑心理作祟。他爱单身的沃克太太,却总是逃避,不能坦然地与白人相处,更不用说主动追求白人,最后恋恋不舍地主动离开了她的家。这反映了华人在美国的弱势地位。华人男性相较于华人女性更不容易为美国白人所接受。
三 多种族交融
美国是移民之国,典型的多种族国家。严歌苓的移民小说除了反映华人与白人的异族交融外,还表现了华人、白人及其他族裔间的交融。“‘交融’不同于‘融合’,它强调的只是相互接纳、吸收、包容和认同,是‘融合’的进行时态或过程,不是结果。”[5]多种族间的交融,既有种族偏见与歧视,以及由此引发的暴力冲突;也有友爱、互助,以及随之而来的融合。
中篇小说《吴川是个黄女孩》中出现了多族裔:华裔、白人、墨西哥裔、拉丁裔,不同族裔间有冲突,也有融合。小说既反映了对华人的种族歧视现象,也表现了不同种族间的友爱。吴川是个来自香港的富有的中国留学生,她同母异父的姐姐也在美国,两人在美国认亲。吴川狂热地喜欢上有些写作才能的白种“小纳粹”,被他传染上疱疹病毒也不怕。姐姐为了保护她,逼迫“小纳粹”跟她绝交,姐妹俩的亲情出现裂痕。姐姐博士毕业却成了按摩女郎,因为找不到对口的工作;去商场试衣服被怀疑偷衣服,被打成重伤。侮蔑她偷盗并殴打她的是商场的两个白人女安全员和墨西哥裔女经理。吴川的姐姐有两个关系密切的白人朋友:茹比和佳士瓦。茹比是个白人女同性恋者,她喜欢吴川的姐姐,但吴川的姐姐是个异性恋者,只能把她当作闺蜜。白人佳士瓦是大学教授,与吴川的姐姐交往了很久,但总是进展缓慢,没有默契,很难谈婚论嫁。茹比和佳士瓦在吴川的姐姐被打后都伸出援手,一个帮忙请律师,一个找媒体的朋友曝光,但都无济于事。官司败了,媒体也不肯帮忙,吴川的姐姐因为巨额诉讼费变得一贫如洗。吴川决定为姐姐报仇,持刀砍伤了墨西哥裔女经理。后来,吴川的姐姐邂逅一拉丁裔男子,两人一见钟情。华人女子弃白人男子,而选择了拉丁裔男子。
在多族裔的交往中,华人并没有唯白人是从,而是根据个人的喜好选择交往对象。《抢劫犯查理和我》中的中国女人也似乎更青睐白人与印度人的混血美少年查理,而不是体面的白人未婚夫拜伦。她结识查理是因为查理对她的抢劫。查理喜欢抢劫,就像小孩子的恶作剧:抢了她的包,又抢卖花女的玫瑰送她。甚至送她钻戒,送后再抢走,抢走了以后还去找她,说爱她。她迷恋查理,甚至不愿与未婚夫拜伦结婚。后来,查理盲目地参加了美国对伊拉克的战争,再也没有回来。
综上,华人与其他族裔的异族交往大多为华人女性与其他族裔的男性。与华人、白人间的交往相比,华人与其他少数族裔的约会、通婚较少,原因有二:一是这些少数族裔跟白人相比,本来就人数较少;二是华人的积极白化,更青睐白人,与白人通婚经常被看作融入了主流社会;而与其他族裔的通婚并没有改善其有色人种的社会地位。
四 婚姻同化
异族异性间的交往有可能导致族际通婚,大规模的族际通婚是族群融合的一个重要因素。米尔顿•M.戈登 (Milton M.Gordon)指出大规模族际通婚导致婚姻同化、血缘融合。这在同化的诸多变量中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变量。[6]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美太空军敲定组织架构 三大司令部将各司其职(图文)
美太空军敲定组织架构
台媒称解放军军机再次现身台湾西南空域,此前刚刚有美军电子侦察机出没(图文)
台媒称解放军军机再次
中国智库发美军力报告:美在亚太有冷战色彩
中国智库发美军力报告
美对华接触战略:生于1972,卒于2020?
美对华接触战略:生于19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