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学术研讨

文学精神的契合:论济慈文艺思想对闻一多诗歌创作的影

时间:2020-07-05 19:12:40  来源:本站独家发布  作者:李靓[1]
文学精神的契合:论济慈文艺思想对闻一多诗歌创作的影响
李靓[1]
(湖南科技学院外国语学院,副教授)
摘要:作为一位学贯中西的诗人,闻一多吸收和借鉴了众多外来作家文艺思想的影响。其中,济慈对诗歌之美的执着追求以及对诗歌创作过程中想象力的大力推崇对闻一多诗歌观念与创作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因而,闻一多不时在诗歌评论中将济慈的诗歌理论视为判断诗歌艺术水平的标准。与此同时,他在接受济慈文艺思想影响的同时,闻一多表现出了明显的“创造性叛逆”,其诗歌表现出强烈的时代感和现实感。
关键词:闻一多;济慈;诗歌;影响
中国现代诗人闻一多对美的礼赞与讴歌深受外来文艺思想的影响,这其在就包括英国诗人济慈。正如他自己所言:“放寒假后,情思大变,连于五昼夜作《红豆》五十首。现经删削,并旧作一首,共存四十二首为《红豆之什》。此与《孤雁之什》为去国后之作品。以量言,成绩不能谓为不佳。《忆菊》,《秋色》,《剑匣》具有最浓缛的作风。义山、济慈的影响都在这里;但替我闯祸的恐怕也便是他们。这边已经有人诅之为堆砌了。” [1]”事实上,闻一多在其诗论中多次提到过济慈。譬如,1921年6月,《清华周刊》上发表的《评本学年〈周刊〉里的新诗》、1928年6月10 日,《新月》上发表的《先拉飞主义》、1933年9月1日,《火之源丛刊》第二三集合刊上发表的《诗与批评》都对济慈的文艺思想进行过引用和评论。此外,闻一多的书信也数次提及过济慈。譬如,1922年7月《致吴景超、顾毓秀、翟毅夫、梁实秋》的信、1922年11月《致梁实秋》的信和1923年3月《致翟毅夫、顾一樵、吴景超、梁实秋》的信。在信里,闻一多直言:“我们主张以美为艺术之核心者定不能不崇拜东方之义山、西方之济慈。”[2]由此可见,闻一多对济慈不仅非常熟悉,而且还深受其影响。那么,济慈对闻一多的影响具体表现在哪些方面?文章将结合其诗歌创作对此进行阐述。
一、 中西文化碰撞下的生存体验
闻一多在20世纪初期的现代知识分子中表现出来了较为明显的矛盾二重性。正如学者何小红所述:“诗人的这种具有深厚文学底蕴的性格的双重性,体现在他的情感形态上也具有双重性:热情奔放与羞怯、谨慎并存;心灵的渴望与理性的节制同步;思想观念上的开放与行动的保守相辅相成。[3]那么,闻一多的人格精神为何具有这种矛盾性?首先,就时代背景而言,闻一多所处的时代恰好是中国新诗由初创期向成长期过渡的关键时刻,这需要有理想有责任感的知识分子在新诗的成长道路上不断地尝试和摸索。因而,难免会出现困惑和走弯路的时候。其次,就闻一多所接受的教育来看,一方面,他接受了传统私塾的教育,中国对传统文化表现出浓郁的热爱之情,并以拥有五千年的华夏文明而自豪。“旧式家庭很重视启蒙教育,闻一多五岁便入私塾,读《三字经》、《幼学琼林》,也读《尔雅》与《四书》。”[4]可见,闻一多从小接受的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教育,对于中国传统诗歌的艺术形式和意境构造有着深入的研究,并对中国传统文人独特的精神追求和价值取向有着自己的见解。另一方面,他又在清华受到了西方文化的教育,并阅读了大量的西方文学作品,其中就包括济慈。这种混合的教育经历让闻一多在中西文化碰撞下表现出较为明显的矛盾二重性。“闻一多在他的人生道路选择上,也是充满矛盾痛苦的。如他一方面厌恶清华园的美式教育,一方面又沿着美国‘为了扩张精神上的影响’而安排的阶梯行进;他一方面对未来的生活产生怀疑,‘那太平洋的彼岸,可知道究竟有些什么?’一方面又踏上了去美国留学的征途。”[5]正是这种生存环境的特殊性和文化空间的二重性使闻一多的精祌世界时时处在相互矛盾的境界中,内心也在痛苦的旋涡中不断挣扎,而这种矛盾也成为闻一多的生命底蕴贯穿他的一生。
芝加哥大学留学期间,这种矛盾性表现的更为突出。闻一多最初是到美国学习美术的,但是他对于诗歌的兴趣胜于美术,以致最终放弃了美术而专攻文学。留学的经历使他直接地接触到了大量的西方文学作品。地理距离上的拉近缩小了他与诗人们心理上的距离。他开始孜孜不倦地陶醉在诗歌的国度里,吸收着西方浪漫主义和现代主义诗歌的营养和诗歌理念。他自己也说:“我现在真象受着五马分尸的刑罚的罪人。在学校里做了一天功课,做上瘾了,便想回来就开始illustrate我的诗;回来了,Byron, Shelley, Keats,Tennyson,老杜,放翁在书架上,在桌上,在床上等着我了,我心里又痒着要和他们亲热了。”[6]可见,闻一多对诗歌怀有浓郁的兴味。虽然赴美留学的都是公费,可是如闻一多这样负有家庭责任和文学抱负的青年生活还是捉襟见肘的。物质上的贫穷还不会对心灵造成创伤。“君子固穷非病,越穷越浪漫。”[7]美国人的民族优越感和种族歧视却深深地刺激了诗人敏感的神经。于是,他在以诗回复美国学生的挑战的时候历数了中华民族五千年的光辉文明,也在异地他乡写下了无数的爱国文字如《忆菊》、《太阳吟》等,来自卫和自励。这样的情感宣泄方式比起离家万里的寂寞和苦楚还是不能完全抚平诗人那不安的心灵。在精神上,闻一多急需要一个知己,来平衡内心的起伏。这时候,济慈再次映入了诗人的眼帘。闻一多在清华学习时对济慈就不陌生了,他的第一首诗《西岸》就引用了济慈的两句诗作为序。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美太空军敲定组织架构 三大司令部将各司其职(图文)
美太空军敲定组织架构
台媒称解放军军机再次现身台湾西南空域,此前刚刚有美军电子侦察机出没(图文)
台媒称解放军军机再次
中国智库发美军力报告:美在亚太有冷战色彩
中国智库发美军力报告
美对华接触战略:生于1972,卒于2020?
美对华接触战略:生于19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