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学术研讨

伪善的死神,虚无的永生

时间:2020-07-05 19:11:44  来源:本站独家发布  作者:曾雪梅/肖燕[1]
[32]——永恒的是死亡的黑暗,而非永生。
    同时需要看到的是,诗歌的结尾并没有引向永生,而是指回了诗歌的开始,形成了一个生与死的死循环。按理说在诗歌的第五节,载着诗人的马车就已经穿过了坟墓,在第六节就该是抵达永生了:
“Since then—'tis Centuries—and yet
Feels shorter than the Day
I first surmised the Horses' Heads
Were toward Eternity” (L21-24)
    但是“从那以后——是几个世纪”,只有结尾处的“永恒”,没有一开始的“永生”。全诗除了最后一节的前两行,都采用过去式;只有这两行用了现在时,表明穿过坟墓后是“永恒”之死的持续状态:“本诗从过去时到现在时的转变,意味着叙述者记忆中清楚明了的事件(死亡旅程发生的因由、规模、过程等)突然发生了逆转,表现为第6节叙述者突然被置于另一个时空,这里几个世纪短于一天,是空洞、漫长、寂寥的‘永恒’”。[33]来世的天堂,永生和不朽,在穿过死亡之后的空白中无迹可寻。甚至连诗人对永生的设想也没有。国内不少学者以为该诗给出了诗人对永生的信仰多因为认定诗的最后两行给出了结论: “马头朝向永恒”。此处对“the Day(那一天)”的解读是关键。“我初次猜想马头/是朝着永恒”不是在“此时”——当我已经穿过坟墓,几个世纪过去之后,而是“那一天”:当“我”在死神的陪伴下开始驶向坟墓的旅程。诗歌的结尾没有引向永生,而是指回开始——形成一个生与死的死循环,一个真正的 “Death Drive”。 尽管“在她的语汇中,死亡和永生是相伴相随的” ,[34]但那只是开始,并且关于永生也只是 “surmised(曾经的猜想)”。Vendler指出这首诗的重点在于描述了“永生”的理念从讲述者的意识里消失的那一个时刻 ,[35]也就是诗歌的结尾处——当“Eternity(永恒)”取代了诗歌一开始的“Immortality(永生)”。
 
三﹑结语
 
  刘文哲和刘立辉指出:“狄金森的死亡主题诗歌经常使用‘永 恒’(eternity)这个语义含混的词。一方面,如果死亡是勇敢的情人,‘不朽’(immortality)是其保护者那么,‘永恒’则成为享之不尽的收获;另一方面,如果死亡是个诱惑者,‘不朽’是其同谋,那么‘永恒’的意义则是永远地剥夺生者的生命,强制地让其停止人世的经历,最后进入那虚无的世界。迪金森对‘永恒’的含义踌躇不定以诗的方式留下思索的空白”。[36] “因为我不等停步等候死神”一诗中的死神不是勇敢的情人,而是一个伪善的诱惑者。狄金森早在16 岁时给女友的信中就表达了对“eternity(永恒)”的畏惧,因为如果死亡之后是永恒的话,那么那“无休止的存在”并非诗人所向往; [37]而直到 1882 年,去世的前几年,她仍然在问:“永生是真的吗?”。[38]对于狄金森来说,“永生”是虚无的, 而“永恒”,则是“上帝直径”的一个“巨大幻像” (第802首)。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美太空军敲定组织架构 三大司令部将各司其职(图文)
美太空军敲定组织架构
台媒称解放军军机再次现身台湾西南空域,此前刚刚有美军电子侦察机出没(图文)
台媒称解放军军机再次
中国智库发美军力报告:美在亚太有冷战色彩
中国智库发美军力报告
美对华接触战略:生于1972,卒于2020?
美对华接触战略:生于19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