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学术研讨

伪善的死神,虚无的永生

时间:2020-07-05 19:11:44  来源:本站独家发布  作者:曾雪梅/肖燕[1]

    国内大部分该诗的评论者对死神和与死神为伴的旅途的美化建立在这样的逻辑关系上:“在狄更生看来, ‘死亡'与‘永生'是相连接的,正是死亡使人获得永生。因此在诗人笔下死神也变得和蔼善良了”[26]——这是一个具有代表性的观点。即使是那篇唯一正面分析死神的“伪君子”形象的论文也认为诗人对“来生”和“永恒”有着“坚定的信仰”。[27]
    在始于十八世纪末的新英格兰地区重申救赎论和上帝选民论的第二次“大觉醒”浪潮中,狄金森是家中唯一没有走进教堂的人;她所有的亲朋好友都加入教会,而她“独自抵抗着” 。[28]认为诗人有着“赎罪意识和享受天堂永生的渴望......”[29]的观点与狄金森的宗教观不符;至于通过自己的误译:“从那里起到现在,几个世纪过去了,在这几个世纪里,我愉快地生活着。所以,我觉得几个世纪甚至要短于一天的时间。我终于领悟到,那一天的到来,并不意味着死亡,而是将走向永生”,提出:“诗人将死亡描写得如此美好,给死亡镶嵌了美的意蕴”的观点更显得荒谬。[30]
    认为诗歌的最后一节体现了狄金森对“永生”的信仰的人们会发现自己其实陷入了狄金森文字游戏的“陷阱”。从结构上来看,这首诗算得上是狄金森诗歌里结构最完整最清晰的一首诗,有着开始,过程和结局的典型的三段式的结构;并且全诗以“永生(Immortality)” (L4)相伴旅程开头,以“朝向永恒(were toward Eternity)”结束(L24)——诗人似乎“显而易见”地表明了对“永生”的信仰。而正是诗人一头一尾使用的这两个词:“Immortality”和“Eternity”,体现了狄金森对于基督教所宣扬的“永生”的否定态度。这两个词的意义是不同的;“Immortality”意味着不朽,永生,从基督教的角度来解释就是穿过坟墓之后永恒的天堂;而“eternity”的本意是指永恒,未必就是基督教宣扬的永生。于是这里就产生了一个问题:马头是朝向永恒的“生”,还是永恒的“死亡”?诗的第一节出现的“Immortality”也许是一个一开始的期许,或者仅仅是来自基督教的一个许诺。而在诗歌的最后一节,在穿过坟墓之后,“Immortality”被“Eternity”替代——永生不见踪影,只有死亡的永恒。狄金森在“因为我不能停步等候死神”这首诗之后作的第721首诗里更加明确地显示了这两者的位置关系:
“Behind Me — dips Eternity — 
Before Me — Immortality —
Myself — the Term between —
在我后面——坠着永恒——
在我前面——永生——
我自己——居于中间——” [31]
    “在我前面”,基督教许诺的永生在吸引着我往前;而当我跨过死亡之后,我身后就坠着死亡的永恒。在同一首诗的第二节,人抵达“西方( the West)”之后,死亡的“王国”是听“他们说”的;在那个“永恒的君主政体里”,“王子是无人(None)之子(暗指基督)”,而“他自己(None)”——上帝,是“不断被复制的神圣”。诗的最后一节与第一节相呼应:“我”前后的“奇迹”,与“午夜”以及天空混乱的“大的漩涡”相联系——上帝和神迹的虚无与永生的虚幻的联系再明显不过了。丁怡萌指出在人前进的方向与时间相逆的抗衡中,“诗人孤身战斗。最终精疲力竭,无法再抗争下去,被卷入死亡的黑暗中,进入了永恒”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美太空军敲定组织架构 三大司令部将各司其职(图文)
美太空军敲定组织架构
台媒称解放军军机再次现身台湾西南空域,此前刚刚有美军电子侦察机出没(图文)
台媒称解放军军机再次
中国智库发美军力报告:美在亚太有冷战色彩
中国智库发美军力报告
美对华接触战略:生于1972,卒于2020?
美对华接触战略:生于19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