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学术研讨

伪善的死神,虚无的永生

时间:2020-07-05 19:11:44  来源:本站独家发布  作者:曾雪梅/肖燕[1]

紧接着正常的叙述突然被打断,出现了体现典型哥特风格的“叙述犹豫”[21]以制造哥特式的悬疑——插入了几个使人感觉单薄而联想寒意的词:“For only Gossamer(薄纱), my Gown——/ My Tippet——only Tulle(薄纱)”,并且以单词首字母的大写强调单薄。该诗其他的部分都基本是完整的句式,而上述两行不是,使语言显得模糊,引起悬疑,并让人猜测;同时这一节的节奏也发生变化——全诗除了这一节都是4343的节奏,而这一节是3434,使得这一节显得突兀,仿佛于静默中的一声尖叫,是一个典型的哥特式片段。这一节是全诗的重点,是转折点:在此之前是生之旅,在此之后是抵达坟墓,也是哥特式氛围达到高潮的地方。“薄纱”带来新娘意象的联想,而两个“薄纱”的叠加突出了这新娘的苍白而单薄,如露珠般颤抖的恰是她。夕阳西沉,暮色,薄纱漂浮,鬼魂似的新娘,被死神无声地胁迫着走向墓地。刘守兰指出:“‘因为我不能停步等候死神’讲述了女主角遭诱拐、强暴并最后死亡的故事,也表达了诗人受压抑的心理和对社会的不满”。[22]这是一个死神的新娘,被动而无助。这场死亡之旅,表面的平静下暗含着恐惧与不安。将与死神同行的旅程比作甜蜜的爱情之旅的评论者们是否意识到,这比拟本身就带有强烈的哥特色彩以及讽刺意味。
    前面的三个阶段的描述没有修饰性的语言,而这一节里直接出现了“颤抖”“寒冷”这样的词。如果该诗的前二分之一还体现了“我”在死神陪伴下的平静,那么将死神评价为温柔优雅的新郎以及死神陪伴的旅程是欢愉的评论者们,怎可以忽略这首诗二分之一处出现的如此明显的哥特式的森冷氛围的描述?刘守兰分析了哥特式小说以及墓园派诗歌对狄金森的创作所起的作用,指出狄金森的诗歌风格无疑与其一生居于死亡阴影中的背景相融:“或许,身居闺阁、身穿白裙的女诗人的生活本身便是一部哥特式小说”。[23] “因为我不能停步等候死神”就是一首有着浓厚的哥特风格的诗,渲染出死亡的冷酷无情。
    如果将死神和“我”比作伴侣,这是一对哥特式的新郎和新娘。了解基督教将基督和教民的关系定义为新郎和新娘,就不难看出狄金森该诗所体现的困惑与讽刺——新郎基督被死神取代。新娘被带到的地方,不是神圣婚姻缔结之后产生的天堂,而是地上的坟墓——“地面(Ground)”一词出现了两次,并以首字母大写被强调。诗人没有“兴致盎然地将其(坟墓)描绘一番”,并感觉到“住进了这所房子就意味着与死神打成一片,共同走向永恒。对此,诗人并不害怕,更不觉得孤独,她新奇、放松、欣欣然”;[24]诗人也没有“想象着自己依然能够在小屋中惬意地生活,与亲朋好友开心交谈”。[25]而是不带任何情感色彩,很直接地描述了坟墓——这根本不是一所真正意义上的“房子”,而是一个令人产生奇怪感觉的“土堆”:“从地面隆起的土堆——/屋顶几乎看不到/檐口——在地面”(L22-24)。整首诗都没有描述死神的言语,与死神为伴也意味着与空寂相伴。而此时“我”的孤独感比任何时候都更加强烈:“我”甚至被死神抛弃,留在了无止境的虚空里:“从那以后,几个世纪过去了......”永生不见踪影。
 
二、坠入无边黑暗的永恒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美太空军敲定组织架构 三大司令部将各司其职(图文)
美太空军敲定组织架构
台媒称解放军军机再次现身台湾西南空域,此前刚刚有美军电子侦察机出没(图文)
台媒称解放军军机再次
中国智库发美军力报告:美在亚太有冷战色彩
中国智库发美军力报告
美对华接触战略:生于1972,卒于2020?
美对华接触战略:生于19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