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学术研讨

伪善的死神,虚无的永生

时间:2020-07-05 19:11:44  来源:本站独家发布  作者:曾雪梅/肖燕[1]

    死神不是温柔的情人,不是“‘生 ’的仆人”或“马车夫”。[14]死神是一个伪君子。正如知网上能找到的唯一一篇正面分析死神的“伪善”形象的文章指出的那样:“死神力量的强大隐藏在他谦谦君子的外表之下,所以很多人容易被蒙骗,......诗人是清醒的,她认为,死神外在的友好和安详不能改变他注定限制个人之生的意志自由这一非友好,非平和的本质......第四行中的‘文雅’(civility)具有反讽意味,......实际上表达了死神的‘伪装’与‘诱惑’”;[15]死神是将花神狄米特的女儿帕瑟芬掳走并带去地府的冥王,是“强暴者”。[16]他不需要面目可憎;他一言不发,不着一词,神秘而阴郁。他只需要安静地体现他的固执和权威,“我”就得放弃一切随他走:“我们行驶得很缓慢,他知道不用匆忙/我把我的劳作,还有我的娱乐搁在一边/为了他的礼貌”(L5-8)。凭这一段文字就可以读出“这位‘死神’以其独特的风采深深地吸引着诗的主人公......欣然地抛下日常琐碎的俗事,......欣喜地放下尘世的工作......”,[17] “高高兴兴登上马车”, 对死神“欣然接收”,[18]是值得被深刻质疑的。
再看诗人对马车驶过的三个阶段的描述,近乎白描的语言,何来“欢愉”感?这是一场死神相伴的哥特之旅。第一阶段“我们驶过学校,孩子们打斗/在休息中——在竞技场”(L9-10)是一个正常的氛围,甚至可以说是整首诗沉闷的氛围中唯一体现活力的诗行。但是“我”和死神坐在灵车上驶过那些年幼的孩子,这无论如何都不是一幅和谐的画面——死亡经过了那些孩子。马车经过第二个阶段:“凝视着的谷物(gazing grain)的原野”(L11)。这是驶过了人生的成熟阶段——长满谷物的田野。如果没有“凝视着的(gazing)”一词,这是一个正常的氛围。Wardrop认为哥特风格的一个典型特点就是通过语言的模糊性,不确定性以产生悬疑的效果。[19] “凝视着的(gazing)”一词与“谷物(grain)”搭配让人困惑,并产生联想,比如监视,沉思或惊愕的表情,但不会产生欢快或喜悦的联想。陈明安认为:“......本诗节中的‘谷物’注意到这旁边行进着的马车,而且‘谷物’意识到这不是一架普通的马车,而是‘灵车’,所以他们‘凝视’着,目光随着‘灵车’移动。不难想象,这氛围是肃穆的,秋天的空气中有淡淡的忧伤”。[20]田野里的谷物静默地凝视这一辆灵车经过——这是一个充满哥特色彩的氛围。马车驶过的第三个阶段也是耐人寻味的:诗歌第三节以“我们驶过了日落”(L12)作为结束,但是第三个阶段并没有结束:第四节一开始就承接上面最后一行:“或者——他驶过我们——”(L13)。落日经过就如同死神降临,“露珠颤抖地滴下,阵阵寒意”(L14)。如上文所述,这首诗歌一开始就提示了展开于“我”和“死神”之间的双向“运动”;此处的“我”与落日之间也是双向的运动和遭遇。驶过落日是生的结束,而落日驶过是死的开始,生与死的死循环意味被加强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美太空军敲定组织架构 三大司令部将各司其职(图文)
美太空军敲定组织架构
台媒称解放军军机再次现身台湾西南空域,此前刚刚有美军电子侦察机出没(图文)
台媒称解放军军机再次
中国智库发美军力报告:美在亚太有冷战色彩
中国智库发美军力报告
美对华接触战略:生于1972,卒于2020?
美对华接触战略:生于19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