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学术研讨

伪善的死神,虚无的永生

时间:2020-07-05 19:11:44  来源:本站独家发布  作者:曾雪梅/肖燕[1]

 
一﹑“伪善”的死神,哥特式的死亡之旅
 
“因为我不等停步等候死神”一诗与狄金森的很多诗相比,似乎显得“直白”,容易让人产生“显而易见”的错觉——也更容易引起误读。
Because I could not stop for Death –
He kindly stopped for me –
The Carriage held but just Ourselves –
And Immortality.
 
We slowly drove – He knew no haste
And I had put away
My labor and my leisure too,
For His Civility –
 
We passed the School, where Children strove
At Recess – in the Ring –
We passed the Fields of Gazing Grain –
We passed the Setting Sun –
 
Or rather – He passed Us –
The Dews drew quivering and Chill –
For only Gossamer, my Gown –
My Tippet – only Tulle –
 
We paused before a House that seemed
A Swelling of the Ground –
The Roof was scarcely visible –
The Cornice – in the Ground –
 
Since then – 'tis Centuries – and yet
Feels shorter than the Day
I first surmised the Horses' Heads
Were toward Eternity –(第712首)[7]
 
从字面看,狄金森在该诗中确实用到了“友善(kindly)”以及“礼貌(civility)”来描述死神。那么狄金森是否真的“直白”地在告诉读者死神是和善而美好的,这是一个值得探究的问题。国内学界不少评论的误读体现两个问题:对该诗字面任意发挥想象,以及未能理解诗人在字面下暗含的反讽意味——狄金森运用了反讽的语言策略,刻画了死神的伪善。
死神只出现在诗的第一节和第二节,并且诗人对死神着墨不多,只有三行文字直接涉及他:“他友好地等着我”(L2),“他知道无需匆促”(L5),以及“为了他的礼貌”(L8)。令人困惑的是,国内不少学者对该诗的评论凭借 “kindly”,“civility”以及“no haste”这区区的几个词,就能对死神的“绅士”形象进行大胆的设想,读出死神“如此体贴、温柔......”[8]以及死神“温良可亲的风度”,[9]据此推断诗人对死亡的欣然接纳。也有将死神与爱侣联系,提出“死神伸出的温柔之手已经虏获了作者的芳心”,[10]或是大胆想象死神“和蔼而慷慨地为‘我’停下爱情的马车并山盟海誓地承诺要和‘我’一起海枯石烂、天长地久 ,走向永恒与不朽...... 如此孤傲的‘我’也未能免俗 ,未能抵挡住情欲的诱惑”。[11]再看这一段想象的自由发挥恐怕连“死神”自己也会侧目:“与死亡相遇就如同赴恋人之约,一方成熟儒雅 、款款深情,一方如情窦初开的少女 ,羞涩矜持而又不顾一切地放下尘世的牵挂 ,随他而行,尽情地享受着旅程的美妙”。[12]这些评论体现了对该诗的死神形象过度解读的问题。
事实上,狄金森通过“友善”以及“礼貌”这样的词要传达的恰恰是反讽的信息——反衬死神的残酷无情。Diehl 指出狄金森的一个重要的语言策略是使用具有反讽的、能自我解构的符号。[13]国内不少学者认为该诗的第一行“因为我不能停步等候死亡”(L1)是为了衬托死神的“友善”:因为“他友善地停下来等着我”(L2)。可是,似乎很少有人关心“因为我不能停步等候死神”这一句本身的含义。 “我”不能停步等候死亡,可以被设想的原因可能有三个:其一,我害怕死亡,躲避死亡;其二,我对死亡不屑一顾。而不管是前面两个原因中的哪一个,“我”都没有主动“向往死亡”,“我”都是处于与死神背离的状态,那么死神的“友善”和主动只能是具有讽刺意味。而第三个原因,极有可能是真正的原因:“我”一生下来就在朝着死亡行进,我无法停下来等着他!我从一开始就在走向他,必须走向他,而死神“友善地停下来等我”,则是为了保障“我”与他的相遇。该诗一开始就告诉我们关于死神的威慑力:这是一个双向的保障,一个双重的胁迫力。死神的“友善”和“礼貌”体现了诗人的反讽—— “他知道不用匆忙”,因为死神从人一出生就相伴左右,那是一生的时间啊;他不需要用强,因为他胜券在握,他的伴随和邀请不由分说。不管他是否“友善”“礼貌”,我都必须跟他走,或走向他,我别无选择。死神表面的“友善”和“礼貌”恰恰反衬并突出现实中他的残酷无情——这比直白地写出死神的残暴和恐怖更耐人寻味,更能体现诗歌的意义。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美太空军敲定组织架构 三大司令部将各司其职(图文)
美太空军敲定组织架构
台媒称解放军军机再次现身台湾西南空域,此前刚刚有美军电子侦察机出没(图文)
台媒称解放军军机再次
中国智库发美军力报告:美在亚太有冷战色彩
中国智库发美军力报告
美对华接触战略:生于1972,卒于2020?
美对华接触战略:生于19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