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学术研讨

伪善的死神,虚无的永生

时间:2020-07-05 19:11:44  来源:本站独家发布  作者:曾雪梅/肖燕[1]
伪善的死神,虚无的永生
——评国内学界对“因为我不能停步等候死神”的误读
曾雪梅/肖燕[1]
(重庆师范大学,教授/教授)
 
摘要国内绝大部分解读艾米莉·狄金森的 “因为我不能停步等候死神”一诗的期刊论文几乎得出一致的观点:诗人美化了死神以及死亡作伴的旅程,因为死亡最终引向“永生”;诗人通过该诗表达了对“永生”的信仰。国内学界的评论体现了对其字面意义过度解读,同时又未能体字面下的深意的问题。真正美化死神的是评论者们。而诗人则运用了反讽的语言策略,刻画了死神的伪善,揭示死亡残酷的本质,以及基督教所宣扬的永生的虚无。
关键词:伪善 虚无 死神 死亡之旅 永生
 
艾米莉·狄金森的诗歌如谜语一般令人费解是学界的一个共识。Adler指出,狄金森的大部分诗歌拒绝给出一个从字面上可以得出的结论,因此产生开放的结局[2]——这大概是一百多年来狄金森诗歌吸引人们对其一再解读,即使对同一首诗,也通常得出不同的解析观点的原因。不过国内学术期刊论文对狄金森最著名的死亡主题诗歌“因为我不能停步等候死亡”这首诗的评析则大致得出同一个结论。在中国知网“期刊”栏目下输入“Because I could Not Stop For Death”,以及“Death, Emily Dickinson”的主题关键词进行检索,共搜索到近四十条解析该诗的专题文献或提及该诗的文献内容,发现上述文献超过百分之八十在评论或提及“因为我不能停步等候死亡”这首诗时体现了一致的观点:诗人笔下的死神是友好甚至是美好的;与死神一路同行是愉快甚至是欢喜的;诗人坦然甚至“欣然”接受死亡,因为死亡指向永生/恒,“死亡即永生”。[3]
令人惊奇的其实不在观点的相似性上,而在于国内很多学者对该诗几乎一致的误读。死亡与永生在狄金森的诗歌中无疑是两个紧密关联的主题。有两个事实是解读狄金森死亡/永生主题诗歌的关键:首先,狄金森一生创作了相当于她诗作总量三分之一的死亡主题的诗歌,对死亡主题“着迷”,是因为死亡是狄金森一生面对的黑暗现实,是笼罩她一生的阴影。狄金森家的附近就是墓地,她时常看见送葬队伍从她家门前经过;她亲历了亲朋好友接二连三被死神从她身边带走;她甚至遭遇过死亡最亲密的朋友——战争:她曾在内战期间写信给她的导师和朋友,率领他的黑人兵团去南开罗来纳参加内战的托马斯·希金森,恳求他‘避开死亡’。[4]她深知死亡的残酷,死亡并非是她赞美歌颂的主体;在她的诗中,葬礼,死亡与黑夜,与霜的意象相关联,使她不能自如呼吸,令人“绝望”(第355首)。[5]第二个事实是,狄金森的一生如一个基督教徒一样,都在探寻死亡和永生之间的关系,而作为基督教的叛逆者,她在诗歌中不止一次表达了对来世以及永生,甚至上帝的存在的质疑——对狄金森来说,死亡的终点不是永生的天堂。死亡的威胁驱使她探究基督教所宣扬的来世和永生,而她探究的结果却是永生和天堂的虚无。Adler认为迪金森的诗歌里有一个“death drive”,驱动她的诗歌驶向一个不确定的结局。[6] “因为我不能停步等候死亡”这首诗所展现的正是这样的一场真正的“死亡之旅(a death drive)”,在其中,结局的永生不确定,而开始的生,与最后的死,是一个周而复始的死循环。国内学界很多学者对“因为我不能停步等候死神”一诗的误读,基于对上述事实的忽略,体现了对诗歌文本的任意想象,甚至生造意义。无论是该诗的字面意义,还是字面以下的深意,都旨在揭示一个主题:死亡的无情和永生的虚无;生与死是一个周而复始的死循环。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美太空军敲定组织架构 三大司令部将各司其职(图文)
美太空军敲定组织架构
台媒称解放军军机再次现身台湾西南空域,此前刚刚有美军电子侦察机出没(图文)
台媒称解放军军机再次
中国智库发美军力报告:美在亚太有冷战色彩
中国智库发美军力报告
美对华接触战略:生于1972,卒于2020?
美对华接触战略:生于19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