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学术研讨

试论鲁西迪《午夜之子》中的“模拟”与“混杂”

时间:2020-07-05 19:10:42  来源:本站独家发布  作者:郑羽彤[1]
试论鲁西迪《午夜之子》中的“模拟”与“混杂”
郑羽彤[1]
(华东师范大学,研究生)
内容提要:在《午夜之子》中,印度作家鲁西迪构建了一个动态协商的混杂文化景观。本文通过分析小说中循环神话模式的运用及主人公萨里姆个人史诗写作的失败经历,证明鲁西迪解构线性叙事、拒斥统一化叙述模式、强调异质性和碎片化历史写作的决心。进而借用霍米·巴巴“模拟”与“混杂”理论,分析鲁西迪如何通过小说中人物的“模拟”以及文本语言的“模拟”,试图削弱西方秩序的整一性,指向动态协商的文化混杂,以作为一种消解两极性的积极策略。
关键词:拒斥统一性,模拟,混杂性,史诗
 
    印度作家鲁西迪在其著作《午夜之子》中通过循环神话模式的运用,对线性叙事进行解构,打破了传统小说闭合空间的写作模式;同时,主人公萨里姆个人史诗写作愿景的落空,恰恰印证了统一性、目的论叙述的解体,使得一种异质性和碎片化的历史写作得到认可。而对差异性的强调通过将历史意义赋予微小琐碎的日常物件,以及邀请观众共同建构具有差异性的历史想象等写作方式彰显,从而强力拒斥整一宏大的传统叙事。在否定统一性和完整性之后,鲁西迪通过“模拟”的方式,一方面借由小说中人物对殖民者文化的“模拟”,最终指向一种“滑入他者性的相同性”,另一方面鲁西迪本人在创作中采用了文本语言“模拟”的手段,通过这种戏拟削弱并破坏了西方的思维和写作方式的整体性和一贯性,指向一种动态协商的文化混杂。鲁西迪在殖民话语中不断寻找混杂状态,并将混杂化作为一种消解两极性的有效策略,其中蕴含越界和断裂的可能,而这种模糊混杂的文化空间也是他为印度殖民社会发展提供的全新思考角度。
 
对史诗写作的改造与对统一性的拒斥
循环神话对线性叙事的解构
《午夜之子》中一大特征体现为循环神话模式[2]的运用,现代印度政治叙事被套用到印度神话模式的框架中,神话的循环结构嵌入小说文本,使得被压抑误读的印度历史具有重新塑写的可能。在小说中,主人公萨里姆奇诡的个体叙事在过去、当下与未来的时间范畴中穿梭,生成一个回环不止、循环往复的神话空间,从而打破传统小说线性叙事的桎梏,跳脱出闭合空间的写作模式。
循环神话模式在《午夜之子》中随处可见,首先体现在人物命运塑写的重复性特征上。小说中人物命运大多跳脱不开相似性,尤其体现为家族几代人的传承关系。萨里姆的曾祖父能与鸟儿交谈,而这种天赋到了妹妹铜猴那里得到了承继,铜猴从百鸟处习得了天籁般的歌唱技巧。再如萨里姆诞生于印度独立的午夜时分,从而获得了奇异的天赋,又因与历史事件发生的时间重叠而参与到集体历史的建构中,他的儿子也同样诞生于历史性重要时刻,即英迪拉被判处有罪之时,亦是一个午夜,因而儿子阿达姆也与其父一样被卷入了集体历史的潮流中。又如循环的改名传统,“这样她(婆婆帝)也陷入到我的历史的循环周期之中,又重复了所有其他被迫改名的人的传统” [3]
循环神话模式也体现在时间与空间的统一上。小说中神话循环叙事起始于克什米尔。萨里姆的祖父阿达姆从德国学医归来,受到西方教育的影响,深感故乡无可救药的闭塞,因而他极力拥护西方科技与理性,质疑印度传统宗教与伊斯兰教,试图打破克什米尔的本土文化空间。然而他与本土文化决裂的决心并没有成功开辟出具有开放可能的道路,反而形成巨大的“空洞”。当他离开克什米尔,辗转于孟买、巴基斯坦等地,作为空间的羁旅者,与流逝的时间结构保持一致。临终前他时常梦回克什米尔这个时空原点,重新听到船夫塔伊的召唤。祖父阿达姆对克什米尔的回归无疑是对空间化的神话时间的复归。神话时间既无起点也无终点的回环模式使得时间与空间交互统一。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美太空军敲定组织架构 三大司令部将各司其职(图文)
美太空军敲定组织架构
台媒称解放军军机再次现身台湾西南空域,此前刚刚有美军电子侦察机出没(图文)
台媒称解放军军机再次
中国智库发美军力报告:美在亚太有冷战色彩
中国智库发美军力报告
美对华接触战略:生于1972,卒于2020?
美对华接触战略:生于19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