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学术研讨

论《死魂灵》对当代社会问题的反思

时间:2020-07-05 19:07:41  来源:本站独家发布  作者:徐万平
论《死魂灵》对当代社会问题的反思
徐万平
(内江师范学院文学院,副教授)
摘  要:《死魂灵》不仅是俄国文学史上崭新的里程碑,更是果戈理敏锐眼光下19世纪俄国黑暗史的再现。作品中暴露了诸多社会问题,如教育问题、就业与升迁问题、腐败问题、女性恋爱问题以及民风问题,随着故事情节的展开一一曝光,这些社会问题的再现不仅反映了果戈理对于现实社会的讽刺与批判,更突现了他对这一系列社会问题的关注、忧愤与反思,亦可见面对这一系列社会问题时他个人的观点认识与解决措施。探究这一论题,对思考分析当代中国的社会问题具有借鉴意义。
关键词:《死魂灵》;果戈理;社会问题;反思
果戈理认为:《死魂灵》应该是一部“诗”,用所有光明的和黑暗的两个方面显示出俄国的政治生活和社会生活的一切五花八门来,让人们含着泪笑。[1]作品所揭示的社会问题无一不是当时俄国社会的真实写照,诸如:社会教育、就业升迁、官僚腐败、婚恋观念、世风民俗,对这些问题的探析与思考,充分反映了果戈理对社会问题的关注、忧愤与反思,而这些问题也恰恰是当今中国存在的,足见果戈理洞悉社会问题的敏锐犀利与超前预见性,通过对这些问题的解析,对进一步思考分析当代中国的诸多社会问题应有不小的借鉴意义。
一、教育问题
教育是一个国家的希望,它可以预测这个国家未来的发展状况。而在《死魂灵》中果戈理用文学家独特的敏锐洞察力发现了他所处俄国社会的教育问题,从他的叙述中表现了他对这些问题的担忧。这些教育问题主要表现在家庭教育、女子教育、教育理念、环境教育这几个方面。
1.1 家庭教育,人类功利性的最初摇篮
中国有句古话“少成若天性,习惯成自然”,人的教育应从蒙学时期抓起,故应当重视家庭教育。当然果戈理也这样认为,他认为家庭教育对孩子的影响是长久的,它对孩子树立怎样的人生信仰尤为重要。
在《死魂灵》中果戈理通过对乞乞科夫幼时家庭教育的描写,展现了功利性的家庭教育对社会所带来的不良影响。乞乞科夫在幼时父亲的言传身教,只为把他培养成为谋取功利而不折手段的投机者,乞乞科夫父亲的家庭教育是负面的成功,他的父亲达到了预期的目的,而乞乞科夫却成了一个失败者。当乞乞科夫才刚懂事时,他的父亲总在他的脑子里灌输着这样的教诲:“要学正经,不要糊涂,也不要胡闹,不过最要紧的是要博得你的上头和教师的欢心,只要和你的上头弄好,那么,即使你生来没有才能,学问不大长进,也都不打紧;你会赛过你的所有同学。不要多交朋友;他们不会给你多大好处的;如果要交,那就选一选,要选有钱有势的来做朋友,好帮帮你的忙,这才有用处。”[2]
父亲的这席话成了乞乞科夫一生的做人准则,他果真功利地交友,功利地赚钱。要实现父亲殷切的希望,就只有带上面具做一个不折手段的投机者,费尽心思不断骗人。老师、上司、封建地主都沦为他谋取利益的工具。纵观乞乞科夫的一生,在上学期间,他遵循父亲的教导和有钱有势的同学做朋友,想方设法地让有钱有势的同学为自己的消费买单。不折手段的生活方式早在他孩提时代就有所体现。这个时期他展现了他的创业才能,他会经常做一些小的艺术品给它们标上昂贵的价格卖给有钱有势的同学,他还会买些零食引诱上课无精打采的同学等等,用这些方法谋利。不仅如此,他还为取得一张优秀毕业生的通行证,可笑而滑稽的带上面具欺骗待他如亲父亲般的老师。步入社会后,他为了能从一个小科员跻身到科长的职位更是无耻地欺骗老科长,玩弄老科长女儿的感情。在他变换岗位之后更是变本加厉用不同的方法肆意侵吞公家财产。
由上述我们可以看到作者果戈理鲜明的观点,果戈理认为乞乞科夫的功利性成长的最初祸根来源于他的家庭教育。果戈理通过《死魂灵》中成功的塑造了乞乞科夫这一位为利益而不折手段的失败者,一位受失败的家庭教育影响的牺牲者。果戈理以一位文学家敏锐的观察力注意到了这一点,他用栩栩如生的文字展现,引人启发,旨在让人们用正确的家庭教育培养非功利的后代,避免恶性的结局。
1.2 女子教育,男女地位不平等的集中体现
“男尊女卑”的封建思想在《死魂灵》中也有所体现,这里我主要谈谈教育方面。玛尼罗夫夫人是一位受了很好教育的大家闺秀,她毕业于一所封建贵族女私塾,这所私塾主要学习三科,法国话是使家族得享家庭的幸福;弹钢琴是使丈夫能有愉快的时光;经济学就是编钱袋和诸如此类惊人的赠品。这一时期女子与男子所学的内容相差甚远,据有关历史资料显示19世纪男子所学的内容大致为神学、俄文、算术、几何、机械、物理、自然史、地理、建筑学等内容,内容覆盖面十分的广,这也体现了男子们在当时社会中中流砥柱的地位。
果戈理用了讽刺的语言表达了他对这有现象的不认同,果戈理“认为女子在女子私塾中所学知识对于家庭是没有用处的,她们并未在学校中学到务实的学问。所学的知识仅仅是帮助她们成为男子的附属品而已,而不是一个独立存在的人。”这便是女子教育的弊端,也显示出女子与男子地位的不平等。
1.3 教育理念,扬弃旧教育观向资本主义萌芽的教育观
《死魂灵》中有这样一位“奥勃洛摩夫式人物”[3]---坚捷特尼科夫。他是一名三十三岁的青年人,是一名与世隔绝的多余人。总爱穿着睡衣,他的内心极度的空虚与孤独。他的悲剧故事的酿造离不开他处于新旧教育实施的特殊地位。
坚捷特尼科夫十二岁时天资聪慧,遇到了一位不了平常的老校长。老校长非常善于与捣蛋学生交流,交流的结果是“捣蛋鬼受了严重的责罚,但小滑头却并不因此垂头丧气,反比先前更加昂然的走出屋子,他的脸上有着新鲜模样的东西,一种心里的声音在告诉他:“前去,快点起来,在静静地立定吧。”老校长采用了因材施教这一新的教学理念,他从这些捣蛋鬼身上发现了他们的长处。老校长为这些孩子们分了两个等级,第一个等级是让资质低的学生修完课程便足够了,第二个等级是给资质优异的学生设置别样的课程。老校长认为孩子们的不可理解的行为是他们精神活动的滋生的起点,就是这样一位优秀的教育家他所恩泽的学生无不从小就树立起高远的信仰。
可是我们的坚捷特尼科夫却不那么幸运了,当他刚要进入第二个等级时,老校长突然离世了。顶替老校长的是一位死板的人物,新校长要求他的学生按规矩办事墨守成规,他的教学理念完全与老校长背道而驰。新校长让学生在自己为他们设定的准则下学习,不主张学生自由发展,这些规矩完全扼杀学生开发智力的可能。新校长看中学生们的优秀操行,他认为学生学习不好没有关系,只要品行够好也不一个学习好的人强。新校长代班的言行引起学生强烈的反感,他的教育理念实施的结果是学生们白天看似规矩,可一到夜里便肆无忌惮的胡闹起来。
我们可以看出果戈理所要表达的内容,老校长的教育观是资本主义萌芽产生的教育观,而新校长的教育观是封建农奴制教育观的残余。[4]从坚捷特尼科夫的变化来看,果戈理对新校长代表的封建农奴制教育观是持反对态度的,果戈理认为如果实施旧式农奴教育制度的话,孩子们会愈来愈堕落,愈来愈不健康地成长,甚至可能成为对社会毫无用处的垃圾。因此我们可以看出果戈理对当时俄国的教育过渡阶段的态度,赞扬新型资本主义教育观,批判封建农奴教育观。
反思之后,果戈理也十分清晰地为我们展现了他支持的资本主义教育观的蓝图。那即是重视对学生因材施教,重视学生的个性发展,注重对学生信仰的培养以及教育内容与教育方法的多种多样。这些教育理念在当时果戈理所处的时代尤为先进,就算是对于二十一世纪的现在也有重要的作用。
1.4 环境教育,把人磨成社会的低俗品
教育学中有这样的研究,影响学生心理发展的因素有两种分别是遗传和环境。天生的遗传因素我们是无法改变的,而环境的好坏对我们的发展起催化剂的作用。我这里谈到的环境教育姑且认为是社会环境教育吧。《死魂灵》中果戈理把家教与学校教育看做影响人发展的重要方面,但也在处处提醒着我们环境教育的重要作用。果戈理在《死魂灵》中塑造出一位才从贵族学校毕业的女子——知事的女儿,这个女孩子一出场给人的总体印象是漂亮、单纯,像是一张没有任何修饰的白纸,但果戈理却通过对乞乞科夫幻想的描写,让这张白纸任人胡乱涂写。小说中乞乞科夫这样幻想到,只要这位女子一毕业,她便会受到她的母亲和身边大娘的影响,一年不到便会低俗十足,以至于她的亲人也快认不出她来了。骄傲和故作姿态也会消失,她会变得见什么人说什么话,开始用尽心思编造谎言。像乞乞科夫这样一位精通世故的人,这样的贵族小姐的堕落史可真是见多了。上流贵族社会这一个大圈子还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染缸,就算是再纯真的人一进入也会失去本我。连自恃清高的知事女儿也摆脱不了环境教育的负面影响。
2 就业与升迁问题
果戈理用他的笔尖,描摹出他所处环境的五花八门,展现出俄国所有的光明与黑暗。《死魂灵》中的乞乞科夫和坚捷特尼科夫他们的就业是再一次的显示出这黑暗的一面。我给他们的就业史拟了几个关键词,分别是艰辛、伪装、环境。
2.1 艰辛,小人物的就业奋斗史
乞乞科夫是一个落魄的贵族子弟,他很清楚自己一无钱财二无人脉,只有靠自己。不可否认乞乞科夫的创业是艰辛的,因为他的父亲留给他的只有半布卢。乞乞科夫一生干过很多职业,做过小科员当过科长,做过税务官当过指挥长,甚至还做过法院代书人,每一次的升迁他都投机地付出了许多,每一次的事业的上升巅峰都是为他跌入谷底做准备,一个无名无份的落魄弟子想要跻身进入上流社会,我想这其中的苦只有乞乞科夫本人明白,那些日子是怎样的节俭、自卑、黑暗。
当乞乞科夫找到第一份工作时,“他决计献身于这职务,把所有的障碍都打退,克服。他真的显示出未曾前问的克己和忍耐了,用最要的事情来节制了自己的需要,从早晨一早起到很迟的晚上止,总是毫无疲倦的坐在桌子前,倾注精神和肉体的权利,写呀写呀,都化在他的文件上,不很回家,睡在办公室的桌子上,有时就和当差的和管门的一同吃饭”[5],从这段描写中我们可以看到乞乞科夫至少在这个时期卸下了伪装,踏踏实实的做了一回新人。可他的努力却没有得到认同,老科长的不屑一顾让他改变了不投机务实的工作态度。
果戈理借助乞乞科夫的就业的经历,一方面表达了对于像乞乞科夫这类毫无地位的小人物的同情,另一方面也暗讽19世纪的俄国官场是一个靠关系升迁的黑暗场所。
 
2.2 伪装,一帆风顺的升迁之路
乞乞科夫的开场便让人带着疑问,慢慢的随着情节的开展,这张带着伪善面具的骗子终于露出了庐山真面目。他一生靠行骗而活,一路以伪装走来。
从上学起,为了获得老师的喜爱,他伪装成彬彬有礼的学生。上课时,他甚至连一动眼一皱眉的事一回也没有发生过。下课铃声一响,他便没命地奔到门口把帽子恭敬地给老师递上。老师被他的表象所迷惑,待他视如己出。而当乞乞科夫顺利毕业了本来冷酷的面目也暴露了。视他如己出的老师生病了没有钱医治,他却吝啬的只捐了五戈贝克,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感恩之情,这位老师最后也只能长叹“他骗了我,骗了我……”
有了工作之后,乞乞科夫也亦如刚工作的新人一样,斗志昂扬。为了得到上司的赞扬,乞乞科夫起早贪黑的倾注自己所有的精力。为了引起老科长的注意,他每日都十分有心地为老科长削鹅毛笔、清洁老科长的桌子、恭敬地递上老科长的帽子等等,但这些行为丝毫引起老科长的注意。果然在那个社会不投机苦干的结果是空无的,要想成功只有伪装。于是乞乞科夫摸清楚了老科长的丑女儿的行程,假装有爱慕之情亲近她,果然大龄剩女的芳心是如此轻松地被俘获。既然都这样了老科长渐渐地接受了他,乞乞科夫也如老科长准女婿般的搬进了老科长家,全然成了一家人。既然成了一家人,老科长费尽心思讨好自己的上级领导,为乞乞科夫争取到了科长一职。一切都如乞乞科夫所愿,他认为老科长再无利用的价值变异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搬离了老科长家,抛弃了老科长的丑女儿。这使麻木的及冷淡的老科长一见到他便喃喃自语道:“他骗我,这恶魔。”
之后进了税关乞乞科夫也一如既往地伪装。众所周知税务官是一个肥活,乞乞科夫当然也抵挡不住它的诱惑,他用火一般的热情投入到工作中,伪装的他好像天生就是干税务官的料,仔细、严格、刚正不阿、拥有高贵的职业情操,他用这些面具骗取了领导人的信任,领导决定重用他,于是他的职位一升再升,果然一切如他所愿。
2.3 环境,定位扭曲的价值取向
我们生活在这大千世界中,总因当前局势而定位自己生活和工作的价值目标。在《死魂灵》中果戈理用写实的手法展现了他所处时代的大面貌,小说中这样描述过,政府工作的职员大都用很凶的语言,没有亲和力。办公室中总弥漫着酒香,职位越高的人就越享受美酒赌博所带来的快感,就连小职员们虽每日奋笔疾书但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发财的机会。而更能说明这个大的时代环境扭曲了人们的价值观的,我还得提提坚捷特尼科夫。他刚一毕业就抱着极大地热情去参加工作,却在他的叔夫那里受挫,因为他师父说干好工作的第一要紧的事是写的一笔好字,此外就无需什么了,如果练不出一手好字那么就无法做大官。这就能了解到当时能坐上大官的并没有工作能力去完胜自己所在的职位,他仅有的便只有一手好字。
这样扭曲的工作态度与价值观是果戈理极力讽刺的,他希望通过自己的批判能使俄国人民看清自己的堕落历史,自己的邪恶,自己的空虚,自己的无聊与庸俗。[6]
3 腐败问题
腐败是当今的一个敏感话题,它诞生于奴隶社会,之后便一直以社会的累赘而存在着,“沙皇专制制度下,政府官吏急剧增加,官员多如牛毛,机构迭床架屋,官僚作风腐败,这与西方资产阶级民主国家的文官制度相去甚远。19世纪俄国官吏人数的增加比居民人数的增加要快七倍。”[7]在这部作品中,果戈理不仅逼真地绘制了那个时代俄罗斯社会和民族的生存图景,还揭示了俄国人某种灵魂状态:在恶劣的自然条件下他们那无所不能的、顽强的生存能力;天生的大大咧咧的脾气与爽快豪放的性格,待人接物时“自来熟”的亲密随和;“不喜欢太太平平终其天年”,整日价恣意喝酒寻欢作乐的休闲方式:“要吃羊肉,就吃整羊,要吃鹅,就吃整鹅,……要吃个痛快,心里想吃多少就吃多少”,但“只消一想起波澜壮阔的生活”,“就情不自禁自然而然地会沉思起来”。思考的方式往往是当机立断,率性而果断的。[8]这这便是果戈理当时所处环境的官员腐败的真实现状,所以果戈理便借《死魂灵》深刻揭露了官员的腐败问题,主要表现如下:
3.1空虚的死魂灵
所谓用空虚的死魂灵是来形容官场人员的,是因为《死魂灵》中无论大小官都过得空虚无度,就像没有人生目标的存在的躯壳一样。当坚捷特尼科夫刚参加工作时,他周围的同事用行动证实了这空虚。同事们在听讲义时一心一意的只看着翻译出来的小说,把小说夹在公文中,装作像是在检查案件一样。这些都使坚捷特尼科夫很吃惊,之后他便认为他先前的工作是徒劳的,而办公前的准备工作也远胜于实在的办公。看完小职员之后我们再来看看位居高职的官员们,他们个个麻木不仁,居安不思危。乞乞科夫到达N市的第一件事便是参加知事的派对,官员们虽然对乞乞科夫一无所知但是却全部被乞乞科夫大的伪装所骗,官员们对乞乞科夫就像是见了老朋友一样热烈的欢迎,紧接着便各自邀至其家以礼相待。在这些官员们看来工作并不是十分重要,他们所看重的是如何吃喝享乐,如何长久的保全自己的职位。[9]这样一群无所事事,毫无服务精神的公务员们不是死魂灵还会是什么。
从这一问题的呈现我们可以看出果戈理想要表达的内容,即是办公人员失去了为人民服务的热度,每日虚度时光,宛如死魂灵。所以果戈理希望在这个关键时刻拯救祖国,每个公民都必须承担起责任,不怕一切牺牲。他呼吁“一个人在任何岗位上都有应尽的义务,我请大家认真对待自己的义务和自己所担任的官职的责任,因为我们大家对这一点太模糊了。”[10]
3.2 奢侈的腐败生活
在《死魂灵》中叙述了各色各样的腐败行为。首先,官员们拥有豪华的办公大厅,却在里面肆无忌惮的游戏。当乞乞科夫和玛尼罗夫到民事法厅办理买卖合同时,印入眼帘的是雄伟的洁白大楼,这洁白的颜色暗讽官员的不纯洁。大楼里面也尽显华贵,这所大楼里面的“太阳神”厅长全然像个闲人,在他的办公桌上的法鉴和两本厚书之后与朋友畅谈。办公建筑越是宏伟豪华,室内装修越是金碧辉煌,就越显得这些官员是如何腐败、无能与可笑。
然后,官员们虽无心为人民服务,却用尽心思地举办各种派对,而派对上所用的食物是他们奢侈无度腐败的表现。警察局长是一位无所不能的魔法师,只要他从市场上溜一圈,饭桌上便能转眼间摆上各种山珍海味,善良、奴性的老百姓任由警察局长搜刮民脂民膏,甚至还把警察局长当做他们的父母和恩人。警察局长也理所当然的想他们索要。
3.3 护己的生存原则
当乞乞科夫的真实面目一点点地被揭开,N市的官员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心急如焚的地想要摆脱这个大麻烦。恰好命运捉弄,这时传言新都督马上就要上任了,这无非更让官员们陷入不安与恐惧中。恰如约定好了一般,官员们都选择避乞乞科夫远之的方法护己。当乞乞科夫身体回复后想要一一拜访待他如亲人的官员们时,迎接他的只有冰冷的闭门羹而已,他与官员们的友谊恰如烟火,只是昙花一现。
总而言之,腐败的风气是自古存在的,它不能完全根除,人民若想要消灭腐败的火焰,只有培养自律的官员和拥有高素质的官员,让他们真心诚意为人民办事,这也是果戈理所期望的。
4 女性恋爱问题
果戈理在《死魂灵》中提到他对于讲起女子是有些怕的。他在《死魂灵》塑造了许多女子形象,她们各有特点,而关于她们对爱的追求果戈理也花了很大的篇幅进行描述。
“宁可在宝马车中哭,也不愿在自行车上笑”的择偶标准是小说中女性所追捧的。在她们得知乞乞科夫可能是一位百万富翁时,便不顾一切的表达爱意,这与她们伪装的大家闺秀形象很不相符。她们幻想中的乞乞科夫是一位富豪,因为有钱乞乞科夫身上的一切都是完美的,是她们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于是她们开始采取行动了,N市的匹头市场开始热闹了,变得异常的拥挤。以前在市场上无人问津的昂贵布匹也顷刻间变成热销产品。女性们开始精致地打扮自己,旨在让乞乞科夫对自己有所青睐,甚至还有人放下大家闺秀的矜持给乞乞科夫写了一封情书,这让乞乞科夫激动不已。女子们更热烈的行为表现在迎接乞乞科夫的派对上,她们费尽心思地打扮,费尽心思地与乞乞科夫交流,也费尽心思地引诱乞乞科夫。小说中这样描写到,女人们为了他几乎要吵架,乞乞科夫稍一移动位置,女人们就都想靠近他坐着。只要有一位闺秀占了先机离乞乞科夫近点,就会出现不舒服的局面。但当真相被揭穿,美梦破碎后,她们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开始咒骂乞乞科夫,认为他丑陋至极,认为他身上没有一点可以称赞的地方,这便是N是闺秀们势利的嘴脸和她们坚定的拜金主义决心。
果戈理用这样讽刺的语言,毫不留情面地这样的现象进行了批判,让人们清醒的认识到这些女子的无知、无耻与可笑,旨在让俄国的女性们能树立正确的恋爱价值观。
5 民风问题
从《死魂灵》中对下层人民的描写中我们可以看到果戈理对下层人民的同情与赞扬,表现出他的人性情怀。但就是这些可爱而麻木的人民造成了不可忽视的问题——民风问题。
果戈理在《死魂灵》中塑造了很多下层人民形象,他们有的勤劳,有的能干,有的机智。淳朴和顺从是他们最恰当的性格特点。他们中有比地主更优秀的才能与品质,却心甘情愿的成为地主赚钱的工具,他们面对警察局长肆意的搜刮时毫无怨言,他们没有反抗的精神,一生都在麻木的劳作。造成他们奴性的民风是当时罪恶的封建农奴制度,它长期以来统治着下层人民,让他们安于受命为上层贵族奉献自己的一生。19世纪,俄国社会动荡不安。农奴制日益衰微,资本主义有所发展,果戈理站在—个爱国主义者的高度深深为自己的祖国前途担心,不知国家该走往何方。[11]果戈理借此深刻的揭露了残存的封建农奴制度给人民带来的苦难,呼吁新的时代快点到来。
除此之外, 《死魂灵》中老百姓还是舆论的制造者,他们亦如鲁迅笔下的看客“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在《死魂灵》第一卷第九章中提到N市留言的传播的重要性不下于按时输送粮食,空穴来风的舆论制造对于N市人民来说就好像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项重要活动。N市的官员对于乞乞科夫到底是何方神圣的幻想天马行空,邮政局长认为乞乞科夫是戈贝金大尉,有人认为是上级派下来视察的官员,这些臆想中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认为乞乞科夫是拿破仑,他们制造舆论的想象堪比艺术家。N市的百姓们则分为两派,男人传播乞乞科夫买卖灵魂的传言,女人们则传播乞乞科夫诱拐知事女儿的传言,不管是男人们还是女人们都乐此不疲的进行传播活动。果戈理通过对这一问题的描写再一次的证明了“流言是把刀”的说法,乞乞科夫被流言打败,从万众瞩目变得仓皇而逃。
结语
《死魂灵》在俄国文学和生活中的重要意义不仅仅是对道德的理想定义,它还是一封对于作者所处俄国社会的弹劾告示,这封告示毫不掩饰的揭露了俄国社会腐朽的一面。果戈理用他创造神奇的笔尖,如实的勾勒出俄国社会的种种社会问题,,自古良药苦口,也正是这一味苦涩的良药是俄国人民第一次清清楚楚的看见自己,看见自己生活的社会是多么的千疮百孔!
果戈理是一位快乐的忧郁者,他用幽默的语言写出对于黑暗的担忧,这正如《死魂灵》所要表达的。果戈理是爱国的,他沉着而冷静的面对自己国家所存在的诸多问题,毫无掩藏曝光这个社会的丑陋一面,并提出自己认为可行的解决方案,让俄国人民摆脱黑暗重现光明,迎接新世纪曙光的到来。
正如别林斯基评价《死魂灵》时,认为它的意义、内容和形式是“透过世人看得见的笑和他们看不见,不明白的泪,对生活特定范围的观照。”[12]果戈理“虽然有着的巨大才能,在全世界历史性的文学中绝对没有任何意义,只有在俄国文学中才是伟大的。”[13]的确,小说《死魂灵》是对当时俄国社会的特定写照。但其小说不仅在俄国文学中是伟大的,在世界文学中也应是伟大的。在当代社会,小说的意义依然深远。作为现实主义作家的文本是当时现实生活的高度写实,是生活的典型化和形象化,以文本反应现实,重读《死魂灵》,其永恒魅力之所存恰在其对现代社会的种种问题的再现与反思。
参考文献:
[1][6]鲁迅译文序跋集·《死魂灵》第二部第一章译者附记[A].鲁迅全集(第     
   10卷)[c].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411.
[2][5][俄]果戈理.死魂灵[M].鲁迅译.死魂灵.南京:译林出版社,2001.
[3]宋丽霞.从《死魂灵》看果戈里的教育观[J].南昌教育学院学报,2006,,20(1).
[4]汪靖洋.《死魂灵》的形象体系和思想倾向.南京师范大学学报,1982,2.
[7]夏益群.教育、生存、腐败[J].湖湘论坛,2006,6(11).
[8][10]祖淑珍.论果戈里《死魂灵》中俄罗斯主题[J].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学报,
   2010,4[43].
[9]田妮艺.浅析果戈里《死魂灵》的“安宁观”[J].文学艺术,2012,3.
[11]王淑林.没落的农奴制下的典型产物[J].文学评论,2007,12(1).
[12]孙连宁.轻与重,笑与泪[J].文艺理论,2010,5.
[13]程正民.果戈里:气质、生命力和创作[M].上海:商务印书馆,1989:46-52.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美太空军敲定组织架构 三大司令部将各司其职(图文)
美太空军敲定组织架构
台媒称解放军军机再次现身台湾西南空域,此前刚刚有美军电子侦察机出没(图文)
台媒称解放军军机再次
中国智库发美军力报告:美在亚太有冷战色彩
中国智库发美军力报告
美对华接触战略:生于1972,卒于2020?
美对华接触战略:生于19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