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学术研讨

集体记忆理论视域下《狼厅》中英格兰民族认同研究

时间:2020-07-05 19:01:16  来源:  作者:刘晓晖,陈亚明[1]

在《狼厅》中曼特尔曾多次问道英格兰到底是什么样的民族,英格兰一词更是多次出现在文本中。曼特尔结合着神话记忆,以高超的创作手法揭秘了不列颠秘史。英格兰民族的祖先是希腊人,它的曾用名是阿尔比娜,英格兰人是巨人的后代,他们是乱伦所生的的。“不管你怎么去看,事情是起于杀戮。特洛伊人布鲁图与他的后人一直统治到罗马人的到来。在被称为路德城之前,伦敦被称为新特洛伊。而我们曾经是特洛伊人”(曼特尔, 2017:64)。曼特尔从神话传说中的先祖直接跳跃到都铎王朝,将英格兰的族谱追溯到古希腊,找到了民族的根源。安东尼(Anthony D. Smith)学者认为,“民族被视为一个虚构的“超级家庭”,自己的血统和宗谱,并以此来支持它的诉求。这种血统和宗谱往往是由本土知识分子追溯得来的。民族能够将自己的源头追溯到一个推定的祖先”(2018:18)。曼特尔将希腊人作为英格兰民族的祖先,英格兰人民作为希腊人的后代。借助古希腊神话,为英格兰民族血统注入新的血脉,找到了自己的族谱。曼特尔通过拓展的叙事手法将以往历史作品中的边缘人物托马斯·克伦威尔厚描成主人公,将其厚描成希伯来神话中的约伯,在克伦威尔身上更是注入了英格兰特有的民族精神。“希伯来精神则是那种趋向行动的力量,至高无上的责任感和自我克制和勤奋”(吕佩爱,2015:65)。希伯来神话中的约伯失去所有财产和儿女,但是约伯始终忠诚于主人,没有抱怨,最后得到了更多的祝福。克伦威尔和约伯有着相似的经历,黑死病带走了他心爱的妻子和两个女儿;亦师亦父的红衣主教的失势和去世,险于让他失去一切。他前途未卜,甚至有生命危险。但是他不卑不亢,一直隐忍。在文本中最能体现这一点的就是他会压抑着自己话语和笑容。“他笑了笑。但他内心里非常愤怒,怒不可遏”(曼特尔,2017:203)。克伦威尔不仅可以克制自己的情感,而且对自己所从事的事情一直很兢兢业业,呕心沥血。克伦威尔从不懈怠自己的工作,他牺牲自己的亲子时光,身体病危也伏案工作。当他的儿子来到他的书桌前想找他谈心时,无奈克伦威尔的工作太多,无法停下来仔细倾听儿子的诉说。即使深知自己功成名就也从不懈怠工作,每天工作十八个小时。曼特尔将希伯来的民族精神赋予克伦威尔,通过克伦威尔这一回忆形象,凝聚了英格兰的民族精神。“神话叙述的是常人无法经历的然而又与他们相关的神和超人的事件,环境和业绩”(何江胜,2017:38)。曼特尔通过英雄神话,讲述王室起源的传说,爱德华做国王的时候,出现了三个太阳同时出现的征兆。“从三颗太阳同时照耀起,只要一碰到自己的剑,他就战无不胜”(曼特尔,2017:91)。三个太阳同时出现,是超自然的一种现象,正是这种超自然的行为,将英格兰国王亨利所造成了民族的超级英雄。英格兰王室应该像爱德华一样英勇无敌,战无不胜,这样臣民才愿意屈服于他,这样的国王才是国民认可的。英雄般的行为举止是为了让人们记住他的良好形象,给人以美的象征。乱伦的禁忌、克制又忠诚的民族精神以及对传奇般的王室起源巩固了英格兰共同起源的认知。 “神话是民族文化之根,也是小说家族之源,是一种文化沉淀”(何江胜,2017:80)。曼特尔通过神话记忆将谱系的获取合法化,在都铎王朝的英格兰完成了一次文化记忆的深层次的重构。通过希腊、希伯来以及本族英雄神话三方面阐释了英格兰多元化的民族文化。“同样维持人类世世代代生存的解决方法是文化记忆,这是一种集体概念,并通过几代人在反复的社会实践和启动中获得”(Jan & John, 1995:126)。曼特尔所追寻的的这种多重的,异质化的英格兰文化,是对自身文化的扩展,是从表现与内在的柔和中,克服重重悖论的藩篱,走向新的文化认同空间。
三.事件记忆下的人文历史认同
“一个族群就是一种文化集体,它强调血缘神话和历史记忆的作用,并通过一种或多种文化差异(如宗教、风俗、语言、制度等)被识别出来。这类集体在双重意义上是“历史性的”,因此不仅历史记忆对于它们的存续而言至关重要,而且这类族群中的每一个都是具体的历史力量的产物”(Anthony, 1991: 34)。在《狼厅》中曼特尔通过许多的事件记忆编织着英格兰的历史。曼特尔借红衣主教之口讲述着英格兰是一个多灾多难的民族。“红衣教主说,英格兰一直是个痛苦的国家,是一个被排斥、被抛弃的民族的国家,这个民族在为自己的救赎而缓缓地努力,民族承受着上帝降临的特殊苦难”(曼特尔,2017:120)。16世纪的英格兰多灾多难不单单体现在天灾上,也有人祸。正如曼特尔在文本中所说“杀死我们的孩子的不是上帝之手。而是疾病,饥饿,战争,老鼠咬伤,污浊的空气以及疫病地区散发出来的瘴气;是年成歉收”(2017:79)。这些灾难给英国格兰人民的心灵抹上了永远挥之不去的创伤。这一时期黑死病的蔓延,夺走了英格兰大量的生命,使得英格兰人口大量减少。“创伤记忆是指对生活具有严重伤害性事件的记忆,这类伤害可能联系到身体,心理或是精神,它引发了主体在认知,情感以及价值判断方面的相应反应,并对后者的生活造成了不同程度的影响”(赵静蓉,2015:92)。黑死病这样的历史事件对整个英格兰都产生了影响,小到田野乡间,大到宫廷朝野。这些事件的记忆与死亡有关,与创伤有关。创伤导致记忆,可以建立认同。曼特尔正是通过创伤记忆的社会维度,构成了社会中的共同心理,成为了人与人之间共通感建立的基础,从而形成在历史事件上的认同,而这种认同无疑是具有人文关怀气息的。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美太空军敲定组织架构 三大司令部将各司其职(图文)
美太空军敲定组织架构
台媒称解放军军机再次现身台湾西南空域,此前刚刚有美军电子侦察机出没(图文)
台媒称解放军军机再次
中国智库发美军力报告:美在亚太有冷战色彩
中国智库发美军力报告
美对华接触战略:生于1972,卒于2020?
美对华接触战略:生于19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