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百家争鸣

吉迪恩·拉赫曼:新冠疫情正在改变全球政治

时间:2020-03-10 09:14:04  来源:观察者网  作者:

英国海滨小镇韦茅斯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1348年黑死病通过这个港口传入英格兰,夺走了该国三至五成人口的生命。”


千百年来,国际流行病作为一种现象,往往能改变历史进程。有人认为黑死病起源于中国,有人则将其追溯至克里米亚,但总之它给欧洲各地都造成了毁灭性打击,带来了社会、经济和政治动荡。几个世纪后,则是欧洲探险家把新疾病带到了大西洋彼岸,造成的流行病使美洲原住民人口锐减。


考虑到冠状病毒死亡率似乎在2%左右,它造成的影响大概无法与历史上最严重的大流行病相比。但是,对于现代社会而言,病毒可能造成的最坏情况仍然令人震惊。本周,从英国政府泄露出来的评估显示,在极端情况下,80%的英国民众将受到感染,导致50万人死亡。根据哈佛大学陈曾熙公共卫生学院教授马克·利普西奇预测,未来一年全球有40%至70%的人可能被感染——尽管许多人只会表现出轻微症状或根本没有症状。


当公共卫生紧急状况遭遇全球经济衰退,世界各地的政治局势可能发生变化。


美国大选:特朗普的脆弱点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本周表示,“冠状病毒在美国得到了很好的控制”,还建议说现在可能是买股票的好机会。特朗普一向认为,狂飙的股市大大有利于他11月的连任竞选。现在,他似乎担心流行病大爆发可能打乱选情。一旦他的预测——即疫情将得到遏制——被证明过于乐观,那么他可能使自己在政治上变得更加脆弱。


特朗普似乎对疫情给选举带来的变数感到焦虑,图自:路透社


从以往记录来看,特朗普政府的防疫准备工作也容易使他受到攻击。2014年埃博拉病毒爆发后,奥巴马政府主办了一届国际峰会,建立未来流行病的全球性应对机制,并在国家安全委员会设立了专门的部门来关注这一问题。但该部门已于2018年被特朗普政府解散,美国疾控中心的防疫活动也遭到了大刀阔斧的削减。


如果最后真的爆发大流行病,舆论可能更强烈地呼吁美国政府加大对医疗卫生系统的领导力度,这可能有利于民主党提名的有力竞争者伯尼·桑德斯,因为他提出医疗应该国有化。


考虑到美国极右翼有着根深蒂固的自由意志主义传统,而且许多人相信政府计划剥夺普通人自由的阴谋论,美国政府很难隔离封锁城镇,连意大利那种程度都不行,更不要说赶上中国的规模了。


任何此类措施都可能在联邦政府和持枪民兵之间引发暴力。


国际紧张局势:病毒加深敌意


随着阴谋论泛滥以及部分国家关闭边境,世界各国相互指责的游戏已经开始加剧国际张关系。


中国互联网上有许多人猜测这种病毒是美国制造出来打击中国的。尽管中国政府官员从未提出任何此类阴谋论说法,但部分美国官员却没有这么好的克制力。有心觊觎总统之位的共和党鹰派参议员汤姆·科顿暗示冠状病毒是从政府实验室生物武器计划的产物。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在高级政府成员感染了该病毒后宣称传播冠状病毒的恐惧是“伊朗敌人的阴谋”。


尽管对于其他国家制造或传播该病毒的直接指责还比较少见,但世界范围内隔离和旅行禁令已经开始在国家之间制造摩擦。


特朗普政府决定拒绝让过去14天有中国旅行史的外国人入境,并发布旅行警告让美国人不要前往中国,这些措施遭到中方批评,认为它们“引发了不必要的恐慌”。与此同时,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还批评中国和伊朗隐瞒信息。中国则希望国际社会能够正视并赞赏中国为遏制疫情做出的努力。中国外长王毅认为:“中国不仅是在保护自己的人民,也是在保护世界各国人民。”


但是随着韩国疫情迅速恶化,反华情绪高涨,一部分是针对中国,另一方面则是针对文在寅总统,因为韩国政府不愿禁止中国游客入境。尽管中日关系复杂,但日本却刻意避免了在疫情上批评中国。但是日本民间的反应却更激烈,一些餐馆张贴了拒绝中国顾客入内的告示。


随着在意大利产生重大疫情,欧盟现在担心申根区26个成员国受到病毒威胁。难民危机已经使申根区承受了巨大压力——法国和奥地利等国家重新建立了边境检查站。根据欧盟法律,在公共卫生紧急情况下,允许各国关闭边境。但是这样的行动要遵循布鲁塞尔发布的明确指导方针。危险在于,随着政治压力加剧,欧盟国家可能会在未经协调的情况下采取随意行动。


疫情对国际贸易的影响可能不亚于对国际旅行的打击。近年来,全球化一直受到诟病,保护主义者抱怨贸易导致就业岗位流失,环保主义政客强调环境成本。这种流行病给反全球化者带来了另一种论点,使他们能够强调依赖于容易受到病毒引起的破坏之害的供应链的危险。


难民与穷国:卫生系统撑得住吗?


迄今为止,已确认的重大疫情主要发生在有着强大中央政府的富裕或中等收入国家,例如中国、日本、意大利和韩国。如果这种病毒传播到卫生系统欠发达的贫困国家,将难以得到控制。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尼日利亚已经出现病例。有人担心,印尼和印度等国家可能已经有大量病例,只不过尚未得到报道。作为一个有2.7亿人口,且与中国经济和交通联系密切的国家,印尼的情况尤其令人担忧。


在欧洲和中东,难民生活的营地往往十分拥挤,卫生条件较差。有1200万难民散布在伊拉克、黎巴嫩、土耳其和叙利亚等地,伊朗也有100万(主要是阿富汗人)。许多逃离遭受军事攻击的伊德利卜省的叙利亚人生活在叙土边境附近的帐篷里,他们的处境本已十分恶劣,极易受到疫情蔓延的影响。 在这种情况下,土耳其政府2月底宣布将不再限制难民流向欧洲,将使欧盟感到警惕。


自2月底以来,冠状病毒变异为真正的全球性危机。尽管它可能不会演变为最糟糕的卫生危机,但政治影响可能才刚刚开始显露。


(作者是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美台北法案或可改变台海和平,但改不了两岸统
美台北法案或可改变台
吉迪恩·拉赫曼:新冠疫情正在改变全球政治
吉迪恩·拉赫曼:新冠疫
外媒称法国两栖攻击舰巡航中国南海 还将举行军演(图文)
外媒称法国两栖攻击舰
南沙群岛至南海东北部海域大洋性深海鱼类
南沙群岛至南海东北部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